what

他和他2

他回北京的日子,他想他,在家里,不露痕迹。
他回大马的日子,他等他,在机场,笑逐颜开。




www这下终于安定了

露牙了呢( ͡° ͜ʖ ͡°)

邻居的猫,挺可爱,但是对我不大友好…qaq

[原创][吸引][①]

---------------------------阅读前请注意--------------------------

-/////-我终于码出来了[耻啊喂

练笔产物,本想写同人但是因为限制太多,人物性格不好把握,于是乎改为原创吧。

人名的话是自己和基友的姓2333333333

至于谁是攻谁是受,自己猜去//////才不告诉你

嗯,暂时设定是器大活好攻X伪娘诱受/强强/1V1/HE





“都他妈的叫你在门口等我,怎么现在我说话你都听不进耳朵了?啊?”郑岩扯着周君瑜的衣领,一把把周君瑜给甩沙发上。

“咳咳…我,我没…你听我说完啊!阿岩…”周君瑜倒在沙发上,扭了扭身子,把手上的袋子摆在茶几上,立马又坐端正。郑岩可没有忽略这个小动作,这挺翘的屁股扭啊扭,真想捏。

“说,老子今晚给你说个够!”郑岩忍耐着欲火,一边冷眼俯视周君瑜,一边慢条斯理地把西装外套给脱下来。结果周君瑜又是瞪大个眼睛装委屈:“阿岩,别生气嘛,这不是我们纪念日么,我,我就想…”

“想怎么样?嗯?”郑岩眯着眼戏谑地看周君瑜,周君瑜最受不了郑岩这种视线了,像一头狼,一头对猎物志在必得的狼,而自己好死不死就是他的猎物。

深呼吸一口气,周君瑜站了起来挺胸抬头地向郑岩走去,结果一站到郑岩面前,看到郑岩冷峻的脸,气势又被压了下去,嘟起个嘴,两只大眼睛巴巴地看着郑岩,一手扯着郑岩松垮的领带,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搂住了郑岩的后颈。

“先答应我,等下我说出来不要笑我…”把头丧气地埋在郑岩的胸膛,使劲蹭了蹭。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先说,我再考虑。”郑岩低下头,用下巴磨蹭周君瑜的发顶,两手抱着周君瑜,顺势往沙发走去。

“就是,呃,你前几天不是看到我没认识你之前拍的那些伪娘照了么,我就想今天穿给你看来着,然后下课就去厕所换,想给你个惊喜,结果,结果…”周君瑜抬起头,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说下去。

郑岩低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并一边往沙发坐,周君瑜就整个屁股坐到郑岩大腿上了,周君瑜怕坐不稳,在郑岩大腿上又扭又蹭。

“我说你是不是急着被我操啊?想着被我操就不解释了是吧,嗯?”郑岩一边在周君瑜耳边低哑地说,一边两手用力而色情地揉捏着周君瑜屁股的软肉。

敢情这下周君瑜是真没办法了,深吸一口气:“结果我发现我胖了穿不下!呜…你知道吗我胖了!都怪你!整天塞这样塞那样给我吃,都胖了!好看的裙子都穿不下了!”

郑岩爆发出笑声,上下瞧了瞧周君瑜,一直在揉捏屁股的手转移到游离上下身。

“我看看啊,对,屁股肉多了,刚才揉得很爽,再看看,腰的肉也多了,还有脸…”郑岩脸上虽然严肃,但手上动作却无疑是在点火。骨节分明的手指时不时抚摸周君瑜的腰身,食指不经意地扫过周君瑜敏感的乳头,低头轻咬着周君瑜的耳垂。

“唔…阿岩,做,好不好嘛…”周君瑜可不是忍耐的主,该出手时就出手。说完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亲了上去,本想做个主动,可事与愿违,对着郑岩,自己只能做个被动。

郑岩低笑一声,单手捏着周君瑜的下巴,把他的嘴张开,舌头灵活的滑进周君瑜口腔,舌尖来回在周君瑜敏感的上颚滑动,像是下身的活塞运动那样,色情地挑逗着怀中的早已脸红的周君瑜。周君瑜换了口气,下定决心主动纠缠住对方的舌头再用力一吸,之后抬高臀部,往前去磨蹭。

郑岩本身就在忍耐,被这一挑逗,便迅速地勃起了。两人停止亲吻,刚纠缠在一起的嘴在分开时拉扯出一条暧昧的银丝,周君瑜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低头看了看郑岩撑起的小帐篷,再顽皮一笑:“阿岩,到床上去?”

“周君瑜你点了火就想逃?”

“不逃,反正我逃不过,床但上比沙发舒服多了不是,干嘛在沙发做,害的我想换姿势都难了…”

“那行,今晚就把你想做得姿势都做个遍。”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别一边走一边脱衣服小心绊倒!”

“才不会!”

“…别他妈裸着个身子在我面前晃,我看了就想直接插进去操到你射。”

“你!闭!嘴!”




TBC



下章没意外的话就是R18了【捂脸



把乐带回家

脑洞产物/考试看到柜子上的百事环保袋/救!


孙哲平会买百事可乐的原因不为什么,就是因为那句广告语。


“把乐带回家!”

他有这个念头但是没那个勇气。


他和他

他拖着行李箱,在路边截了的士,去机场。
他起床洗漱,更衣,镜中穿西装的自己英俊挺拔,但是少了以往帮他整理领带的他。



他坐在车上,听着Barcelona的Please don't go,轻声跟唱,车经过他楼下,他仰起头,往上看。
他站在阳台,习惯每早一根烟,也习惯背后被人抱住,喋喋不休在耳边说戒烟的字句,烟灰好长一截没有弹落到烟灰缸,风吹烟灰飘,目光随着烟灰,他低下头,往下望。


似乎有那么一刻钟,他们的视线,连成一条线段。



他拿着登机卡,找了间星巴克,买了杯焦糖玛奇朵,坐下,蹭wifi,刷朋友圈,或点赞或评论,直到看到他的朋友圈,目光一滞,忘了呼吸。
他带着兄弟,到了她家,抢新娘,派红包,一气呵成,发朋友圈。


他点了赞,评论句恭喜,手忙脚乱地关机,一口干掉杯中的咖啡,奇怪为什么那么苦?
他心塞,却又不得不虚伪地应付着身旁的宾客,他在哪?


他登机,坐在位置上,闭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睁开眼定定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陆地,大马再见!老子要回北京啦!王八蛋再见!我他妈的恨死你啦!
他拥着她,被兄弟们闹哄进了睡房,她去浴室洗澡,他倒在床上,随意一躺,心脏突然猛的一抽,难受的轻哼他的名字,脑海里是他,全是他,他…


Oh,please don't go.
I want you so.
I can't let go.
For I lose control.






马航370,至今,失联。







假如荣耀选手去踢足球01

———————阅读前请注意!!
———————真的要注意!
———————以下内容大量作者私设及OOC
———————足球运动设定
吾辈并非资深足球迷,但因从小耳濡目染还是有点了解(妈蛋说这么多大丈夫!!!)
…………………准备好了吗…



唉(我表示很忧虑啊这是脑洞产物…没人看也正常对不对QAQ)


“李指导,这场比赛霸图主场迎战蓝雨,按刚才看到的名单,双方首发阵容都是各队的主力啊!”
“嗯,对的,并且这是张佳乐加盟霸图的首次亮相,蓝雨的喻文州伤病复出,这些都是这场比赛的亮点!当然!霸图主场的气氛也是十分令人………”
直播室里,解说两人组仍在滔滔不绝地向着电视机前的观众尽心尽责的进行着赛前分析。


双方队员相继进场,相互握手,韩文清和喻文州站在裁判面前等待抛硬币决定开球方。
“字蓝雨,花霸图。”
语毕裁判用眼神询问双方队长
——可以。
——^_^就这样决定吧!
硬币被抛上空中,倏地被裁判拍在手背。
是花。

比赛开始!


上半场开场15min…
“我艹那张佳乐第几次中门柱了啊!?”
“第四次了…”
“这他妈的四次都没进龙门!?”
“第一次以霸图球员出场,可能是紧张吧,你看…韩文清那脸黑得………”
“你看你看黄少天又把球给截了!麻痹!传了给喻文州!哎哟我去!喻文州这速度真快啊!!唉!!!过了禁区!进了!!!!!!!”
霸图的主场,远道而来的蓝雨球迷的欢呼…

上半场开场38min…
“喻文州来踢场子的吧…再来一个就帽子戏法…这才上半场啊!万一加时他进了这岂不是很危险!!!!”
“哎!快看韩队!!!韩队准备来一记单刀!????!”
“哎呦喂张佳乐这么摔了啊?还摔了个那么酷帅狂霸屌的姿势…天啊还上队医了?话说我听人说那队医张新杰工资很高啊!”
“怎么高也比主力们低吧!工资最高的足球员还不是兴欣的叶修!”
“嗯?叶修工资最高?!”
叽叽喳喳嗯嗯啊啊

“哔——!!!”裁判一声令下,上半场比赛结束。
于是上半场蓝雨凭借喻文州的两个进球取得暂时领先。

—————tbc

至少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